LILU16T

【卢刘】七夕到了,蓝雨的喜鹊们还好吗?

ooc慎!!!

渣文笔,私设多,吐槽向

人设是什么?能吃吗?( ・´ω`・ )

请不要开除我的粉级

一条咸鱼,为什么要起标题?(╯°Д°)╯︵┻━┻

现在撤退还来得及



“小别前辈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跟我PK了。”卢瀚文双手交叉抵着下巴,严肃地看着电脑上的日历。
“……所以呢?”扬眉。
“我觉得我可能失恋了……”趴在桌子上的卢瀚文一脸生无可恋。
“别闹,你都没恋呢。”望天。
“轩哥,人艰不拆,暗恋也是恋啊。我可还是单身呢!”
……你这是在拉全队的仇恨吗?

“你才多大啊,再当几年单身狗怕什么?”郑轩瞟了一眼周围的队友,暗自抹泪。
“小别前辈要是被别人抢走了的话……不行!!!”

谁要抢啊?!至少先过了18岁生日啊,少年!
“放心吧小卢,就刘小别那情商,我敢打五年的保票。”徐景熙转过椅子,用一种革命老前辈的语气安慰道。
“还有一个星期不到就是七夕了,怎么办啊啊啊!!!”

“凉拌呗!有什么可怎么办的?”黄少天打开可乐,仰头咽下一大口,“诶,我说你俩又不是牛郎织女,再说了,人家牛郎织女已经是夫妻,连孩子都有两个了!再看看你俩,别说是追到手了,连握个手都没有几次!”
“我也想啊!但是我们根本见不了几面啊!除了夏休冬休,真正能独处的时间加起来连一整天都没有!”卢瀚文翻看日历上零星的几个标注,“何况休息时间小别前辈要回家,我还要回去补课……我可是比他们还可怜!”
喻文州放下手中的笔,歪着头想了想,“嗯……照你们这么说,那王队就算是‘王母娘娘’喽?”

……
“噗!!!!!队长你够了啊!我可没法想象王杰希带着微草众人拽走刘小别,用灭绝星辰在空中一划,划出一道天河……不行了,不行了,我脑补不下去了哈哈哈哈!!!”

“诶?我想画面的是瀚文一手拿着流云一手拿着飞刀剑,披着咱蓝雨的队服,边跑边喊‘小别前辈,不要丢下我跟账号卡不管啊’!”
“哦,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刘小别仙女……眼睛!我的眼睛!!!”
“那我们算什么?老黄牛?还是喜鹊?压力山大啊……”
“我才不当喜鹊!听说牛郎织女是从喜鹊头顶走过去,喜鹊头上的毛都被踩秃了,这要是秃得跟冯主席似的……啧啧啧。”

“哈哈哈!不敢想象!!哈哈哈哈哈哈!!!”

“不,不要离开我!头发,我的头发!!!”

“来来来,景熙给他续一根!”

“你够了啊!蓝雨的奶可没有生发功能!”
……


这边,七期群里——
灵魂语者:小别仙女在吗?
半透明:小别仙女是什么鬼23333
灵魂语者:小卢跟我们哭诉说一年到头都看不见几次刘小别,说他俩跟牛郎织女似的……
林暗草惊:哈哈哈,小别仙女儿!这个可以有23333
一叶之秋:我脑补了一下,诶呦,辣脑子!
冬虫夏草:羊习习,你可别脑补了,再给辣傻了?赶紧喝点儿核桃补补!
唐三打:补啥?他不是早就傻了吗?
一叶之秋:滚滚滚滚滚!
花繁似锦:诶?别哥呢?这么大动静怎么都没上线?
火柴:就是说,以他的手速搁平常早就刷屏大骂了。
林暗草惊:莫不是……被说中害羞了吧?
鬼迷神疑:诶呦呦~
冬虫夏草:昨天晚上队长把小鳖的手机没收了,他现在看不见23333
半透明:哈哈哈,给小鳖仙女儿默哀一分钟!
林暗草惊:+1s
花繁似锦:+1s
……
火柴:话说那小鬼还没把人追到手呢吧?
灵魂语者:没呢!你们说小卢表现得也够明显了,刘小别怎么就看不出来呢?
花繁似锦:本来视力就不好,何况情商又不高……
一叶之秋:诶?他不是视力挺好的吗?
花繁似锦:我是说他看不见小卢对他的感情……
一叶之秋:哦,哦……
半透明:以他的性格就算看出来也不会轻易表现出来。
唐三打:这傻小子顾虑的太多。
冬虫夏草:之前跟他聊过,他在感情方面倒是意外的认真。
火柴:不仅认真,还别扭哈哈哈!
林暗草惊:小卢虽然年纪不大,眼光倒是不错。
鬼迷神疑:运气也不错,找了个傲娇小仙女儿哈哈哈!
一叶之秋:这样的仙女都有人追,啧啧啧……
唐三打:活该你单身!
一叶之秋:靠!出来JJC单挑!!!

【全员默契地在时限内撤回了以上全部信息。】



拿回手机的刘小别没有看到群里的损友们发了什么,而是先出门打了个电话。

“喂。”
“小别前辈?!”
“卢瀚文!”
“我在!”
“你跟薄情儿他们说了什么?!”
“袁柏清前辈?我没说什么啊,怎么了?”

“……”

难道是我拜托袁柏清前辈照小别前辈睡颜的事情被发现了?

“前辈?”

“……”

还是袁柏清前辈把我的想法都告诉小别前辈了?

“小别前辈?”

“……”

该不会是与其这样还不如我现在就说出来!还管什么队长的制定计划……

“刘小别前——”
“谁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啊!?”


【回忆——
一个小时前……
休息时间刘小别靠在椅子上打着哈欠。难得没有用发胶,碎发软软的趴在前额,看上去像个十五六岁的孩子。
“小别这几天休息不好?”王杰希看着刘小别眼底淡淡地黑眼圈,心想刘小别是不是还有第三个手机没给没收走。
“队长,我举报!刘小别这几天晚上天天跟卢瀚文悄摸儿的聊天,还不让我看!要不是蓝雨那小鬼说漏了,不然我们谁不知道呢!”袁柏清一副为了组织,大义灭亲的姿态。
“最近跟蓝雨的卢瀚文关系不错?”
“没有,队长我——”
“诶呦?”李济摘下了耳机。

“看不出来!”梁方转过了椅子。
“小别你可以啊!”肖云拿出了瓜子。
抿了口花果茶,“别哥儿,‘三年起步,最高死刑’这个,你懂的呦~”柳非看到全队震惊的目光后,微笑着放下水杯。

深藏功与名。
……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三年起步,最高死刑;三年起步,最高死刑……你们一个个的……有没有人考虑过我!!!”
——诶?
“别哥原来你是……”
“诶?!不,我不是,我没——”
“蓝雨的……”
——爸爸您冷静!杀人犯法!!!
“这群禽兽!都教给小孩子什么了?!”
——副队,我对咱们队也不放心啊!!!
“小别哥……”
——什么都没发生!失忆!失忆啊英杰!!!
“身体……安好?”
——哪儿冒出来的新词?周烨柏你想死是不是!!!
“刘先生,请详细描述一下具体情况。”
——柳非!你敢出本子看看?信不信我扔了你粉底!!!
“反攻!反攻啊别哥!我药岂能输他庙?加油,兄弟挺你!!!”
……
刘小别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挺你大爷!袁柏清,你脸好了挑事儿是不是?知道个什么就瞎起哄!你小子是不是又皮痒了欠削?!!”
袁柏清故作吃惊,浮夸地往后退了几步,用手捂住心口做出一番心痛的样子。
“原来你是……自愿的吗?”
“我了个……”
一瞬间,刘小别觉得自己大概是患有心肌梗塞的。
——回忆结束。】


“……总之,今天晚上八点竞技场见!”

“呃……哦,哦。”

“不许放我鸽子,臭小鬼!”
“好的前辈!晚上见!”



卢瀚文出去接了个电话,几分钟后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哼着小曲儿回来训练。

怎么突然这么开心?怕不是忧伤过度强颜欢笑吧?哦,可怜的孩纸。

众人一脸担忧地看着蓝雨的未来。

“小卢啊,心情不好晚上训练完了就出去放松放松吧。”

“是啊,有什么事儿就跟我们说。”

“诶,那什么……对了,今天晚上黄少请客,瀚文训练完了咱们一块儿去!”

“什——”

“对对对!黄少说了今天他请咱们全队的吃大餐,到时候小卢你就放开了吃,不用跟他客气!”

“就是!跟黄少还客气什么?瀚文你想吃什么随便挑!”

“今天的任务是!”

“吃穷黄少!!!”*N

“队长!你看——”

“少天订的是晚上七点吧。位置都订好了吗?”

“……”

剑圣大大不想说话。

“不了,我晚上跟小别前辈约好了竞技场!”卢瀚文笑得一脸灿烂。

……
只不过是个竞技场PK就满足了?刚才那个哭天喊地的人是谁啊?依旧是见不到面有什么卵用?!等你把人追到手,那刘小别就真的能长发及腰了!
自家孩子道行太浅,还是得靠剑圣大人出马!
怂什么,单纵就是干!黄少天抄起手机就拨了过去——
“喂?王母!”
“……你找我妈干嘛?”
“不不不,口误,口误……咳咳,老王你们下周一有事吗?”
“没事,怎么了?”
“很好,等着,我们去找你PK,一决胜负!”
“……你们蓝雨有在七夕去别人家战队的习俗?”
“谁告诉你那天是七夕了?哦,对了,你们微草挂的是老黄历……这个跟七夕没有什么关系,我们只是去打友谊赛而已,友谊赛,明白吗?你说你们微草也太严了吧,连个假都不放,我们蓝雨秉承大公无私的友爱精神自然是要去你们那里送温暖balabalabala……”
谁网络上打友谊赛还至于飞大半个中国?王杰希在心底白了一眼。
QQ上显示着喻文州刚发来的信息【还请王队成人之美】,王杰希转身看了看自从全明星回来后虽然晚上还偷玩手机,但每天都加倍训练的刘小别……无奈的摇了摇头。

唉……
“来吧。”
“所以说我们——诶?你同意了?!”
“有什么不同意的,我又不是王母。”
“咳!咳咳……都说是口误了……”


“呦!老王——”ヾ(゚∀゚ゞ)≡=─

“好久不见,娘娘。”^_^
……
“回去!!!!!”<(╬oд0)ノ¥


——————————————————————

蓝雨的奶当然不能生发喽!

因为蓝雨……

是庙啊。【望天】


评论(3)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