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U16T

【卢刘】七夕到了,蓝雨的喜鹊们还好吗?

ooc慎!!!

渣文笔,私设多,吐槽向

人设是什么?能吃吗?( ・´ω`・ )

请不要开除我的粉级

一条咸鱼,为什么要起标题?(╯°Д°)╯︵┻━┻

现在撤退还来得及



“小别前辈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跟我PK了。”卢瀚文双手交叉抵着下巴,严肃地看着电脑上的日历。
“……所以呢?”扬眉。
“我觉得我可能失恋了……”趴在桌子上的卢瀚文一脸生无可恋。
“别闹,你都没恋呢。”望天。
“轩哥,人艰不拆,暗恋也是恋啊。我可还是单身呢!”
……你这是在拉全队的仇恨吗?

“你才多大啊,再当几年单身狗怕什么?”郑轩瞟了一眼周围的队友,暗自抹泪。
“小别前辈要是被别人抢走了的话……不行!!!”

谁要抢啊?!至少先过了18岁生日啊,少年!
“放心吧小卢,就刘小别那情商,我敢打五年的保票。”徐景熙转过椅子,用一种革命老前辈的语气安慰道。
“还有一个星期不到就是七夕了,怎么办啊啊啊!!!”

“凉拌呗!有什么可怎么办的?”黄少天打开可乐,仰头咽下一大口,“诶,我说你俩又不是牛郎织女,再说了,人家牛郎织女已经是夫妻,连孩子都有两个了!再看看你俩,别说是追到手了,连握个手都没有几次!”
“我也想啊!但是我们根本见不了几面啊!除了夏休冬休,真正能独处的时间加起来连一整天都没有!”卢瀚文翻看日历上零星的几个标注,“何况休息时间小别前辈要回家,我还要回去补课……我可是比他们还可怜!”
喻文州放下手中的笔,歪着头想了想,“嗯……照你们这么说,那王队就算是‘王母娘娘’喽?”

……
“噗!!!!!队长你够了啊!我可没法想象王杰希带着微草众人拽走刘小别,用灭绝星辰在空中一划,划出一道天河……不行了,不行了,我脑补不下去了哈哈哈哈!!!”

“诶?我想画面的是瀚文一手拿着流云一手拿着飞刀剑,披着咱蓝雨的队服,边跑边喊‘小别前辈,不要丢下我跟账号卡不管啊’!”
“哦,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刘小别仙女……眼睛!我的眼睛!!!”
“那我们算什么?老黄牛?还是喜鹊?压力山大啊……”
“我才不当喜鹊!听说牛郎织女是从喜鹊头顶走过去,喜鹊头上的毛都被踩秃了,这要是秃得跟冯主席似的……啧啧啧。”

“哈哈哈!不敢想象!!哈哈哈哈哈哈!!!”

“不,不要离开我!头发,我的头发!!!”

“来来来,景熙给他续一根!”

“你够了啊!蓝雨的奶可没有生发功能!”
……


这边,七期群里——
灵魂语者:小别仙女在吗?
半透明:小别仙女是什么鬼23333
灵魂语者:小卢跟我们哭诉说一年到头都看不见几次刘小别,说他俩跟牛郎织女似的……
林暗草惊:哈哈哈,小别仙女儿!这个可以有23333
一叶之秋:我脑补了一下,诶呦,辣脑子!
冬虫夏草:羊习习,你可别脑补了,再给辣傻了?赶紧喝点儿核桃补补!
唐三打:补啥?他不是早就傻了吗?
一叶之秋:滚滚滚滚滚!
花繁似锦:诶?别哥呢?这么大动静怎么都没上线?
火柴:就是说,以他的手速搁平常早就刷屏大骂了。
林暗草惊:莫不是……被说中害羞了吧?
鬼迷神疑:诶呦呦~
冬虫夏草:昨天晚上队长把小鳖的手机没收了,他现在看不见23333
半透明:哈哈哈,给小鳖仙女儿默哀一分钟!
林暗草惊:+1s
花繁似锦:+1s
……
火柴:话说那小鬼还没把人追到手呢吧?
灵魂语者:没呢!你们说小卢表现得也够明显了,刘小别怎么就看不出来呢?
花繁似锦:本来视力就不好,何况情商又不高……
一叶之秋:诶?他不是视力挺好的吗?
花繁似锦:我是说他看不见小卢对他的感情……
一叶之秋:哦,哦……
半透明:以他的性格就算看出来也不会轻易表现出来。
唐三打:这傻小子顾虑的太多。
冬虫夏草:之前跟他聊过,他在感情方面倒是意外的认真。
火柴:不仅认真,还别扭哈哈哈!
林暗草惊:小卢虽然年纪不大,眼光倒是不错。
鬼迷神疑:运气也不错,找了个傲娇小仙女儿哈哈哈!
一叶之秋:这样的仙女都有人追,啧啧啧……
唐三打:活该你单身!
一叶之秋:靠!出来JJC单挑!!!

【全员默契地在时限内撤回了以上全部信息。】



拿回手机的刘小别没有看到群里的损友们发了什么,而是先出门打了个电话。

“喂。”
“小别前辈?!”
“卢瀚文!”
“我在!”
“你跟薄情儿他们说了什么?!”
“袁柏清前辈?我没说什么啊,怎么了?”

“……”

难道是我拜托袁柏清前辈照小别前辈睡颜的事情被发现了?

“前辈?”

“……”

还是袁柏清前辈把我的想法都告诉小别前辈了?

“小别前辈?”

“……”

该不会是与其这样还不如我现在就说出来!还管什么队长的制定计划……

“刘小别前——”
“谁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啊!?”


【回忆——
一个小时前……
休息时间刘小别靠在椅子上打着哈欠。难得没有用发胶,碎发软软的趴在前额,看上去像个十五六岁的孩子。
“小别这几天休息不好?”王杰希看着刘小别眼底淡淡地黑眼圈,心想刘小别是不是还有第三个手机没给没收走。
“队长,我举报!刘小别这几天晚上天天跟卢瀚文悄摸儿的聊天,还不让我看!要不是蓝雨那小鬼说漏了,不然我们谁不知道呢!”袁柏清一副为了组织,大义灭亲的姿态。
“最近跟蓝雨的卢瀚文关系不错?”
“没有,队长我——”
“诶呦?”李济摘下了耳机。

“看不出来!”梁方转过了椅子。
“小别你可以啊!”肖云拿出了瓜子。
抿了口花果茶,“别哥儿,‘三年起步,最高死刑’这个,你懂的呦~”柳非看到全队震惊的目光后,微笑着放下水杯。

深藏功与名。
……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三年起步,最高死刑;三年起步,最高死刑……你们一个个的……有没有人考虑过我!!!”
——诶?
“别哥原来你是……”
“诶?!不,我不是,我没——”
“蓝雨的……”
——爸爸您冷静!杀人犯法!!!
“这群禽兽!都教给小孩子什么了?!”
——副队,我对咱们队也不放心啊!!!
“小别哥……”
——什么都没发生!失忆!失忆啊英杰!!!
“身体……安好?”
——哪儿冒出来的新词?周烨柏你想死是不是!!!
“刘先生,请详细描述一下具体情况。”
——柳非!你敢出本子看看?信不信我扔了你粉底!!!
“反攻!反攻啊别哥!我药岂能输他庙?加油,兄弟挺你!!!”
……
刘小别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挺你大爷!袁柏清,你脸好了挑事儿是不是?知道个什么就瞎起哄!你小子是不是又皮痒了欠削?!!”
袁柏清故作吃惊,浮夸地往后退了几步,用手捂住心口做出一番心痛的样子。
“原来你是……自愿的吗?”
“我了个……”
一瞬间,刘小别觉得自己大概是患有心肌梗塞的。
——回忆结束。】


“……总之,今天晚上八点竞技场见!”

“呃……哦,哦。”

“不许放我鸽子,臭小鬼!”
“好的前辈!晚上见!”



卢瀚文出去接了个电话,几分钟后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哼着小曲儿回来训练。

怎么突然这么开心?怕不是忧伤过度强颜欢笑吧?哦,可怜的孩纸。

众人一脸担忧地看着蓝雨的未来。

“小卢啊,心情不好晚上训练完了就出去放松放松吧。”

“是啊,有什么事儿就跟我们说。”

“诶,那什么……对了,今天晚上黄少请客,瀚文训练完了咱们一块儿去!”

“什——”

“对对对!黄少说了今天他请咱们全队的吃大餐,到时候小卢你就放开了吃,不用跟他客气!”

“就是!跟黄少还客气什么?瀚文你想吃什么随便挑!”

“今天的任务是!”

“吃穷黄少!!!”*N

“队长!你看——”

“少天订的是晚上七点吧。位置都订好了吗?”

“……”

剑圣大大不想说话。

“不了,我晚上跟小别前辈约好了竞技场!”卢瀚文笑得一脸灿烂。

……
只不过是个竞技场PK就满足了?刚才那个哭天喊地的人是谁啊?依旧是见不到面有什么卵用?!等你把人追到手,那刘小别就真的能长发及腰了!
自家孩子道行太浅,还是得靠剑圣大人出马!
怂什么,单纵就是干!黄少天抄起手机就拨了过去——
“喂?王母!”
“……你找我妈干嘛?”
“不不不,口误,口误……咳咳,老王你们下周一有事吗?”
“没事,怎么了?”
“很好,等着,我们去找你PK,一决胜负!”
“……你们蓝雨有在七夕去别人家战队的习俗?”
“谁告诉你那天是七夕了?哦,对了,你们微草挂的是老黄历……这个跟七夕没有什么关系,我们只是去打友谊赛而已,友谊赛,明白吗?你说你们微草也太严了吧,连个假都不放,我们蓝雨秉承大公无私的友爱精神自然是要去你们那里送温暖balabalabala……”
谁网络上打友谊赛还至于飞大半个中国?王杰希在心底白了一眼。
QQ上显示着喻文州刚发来的信息【还请王队成人之美】,王杰希转身看了看自从全明星回来后虽然晚上还偷玩手机,但每天都加倍训练的刘小别……无奈的摇了摇头。

唉……
“来吧。”
“所以说我们——诶?你同意了?!”
“有什么不同意的,我又不是王母。”
“咳!咳咳……都说是口误了……”


“呦!老王——”ヾ(゚∀゚ゞ)≡=─

“好久不见,娘娘。”^_^
……
“回去!!!!!”<(╬oд0)ノ¥


——————————————————————

蓝雨的奶当然不能生发喽!

因为蓝雨……

是庙啊。【望天】


【庙药】夏日 海滩

段子

ooc慎

无CP,欢乐向

放飞自我之后就在这条不归路上越走越远了_(:зゝ∠)_



经历了各种台风、暴雨、订不上票、航班延迟、叶修抢BOSS等天灾人祸之后,庙药两队的成员终于成功的组织了一次夏休旅行~(可喜可贺)

喻文州的泳姿引得一群小姑娘连连尖叫,就算不是荣耀粉,标准的海滩帅哥也足以让不少妹子为之倾倒。

完全不想去凑热闹的王某和在外努力保持低调的黄某两人正泡在礁石后的浅水区,默默地看着远方的浪里小白喻

“如‘喻’得水吗?”

“那家伙从以前游泳就很厉害了。”

“那你呢?”

“啊?我?论泳姿的话我是比不过队长标准啦,不过单凭速度,我可是全蓝雨游的最快的!”

“狗刨式?”

“靠!王杰希敢不敢去深水区PK!父子局!一局定胜负!”

“不要,还得游回来。”

“你敢不敢再懒点?!”

“敢。”

“你!……老王你真是懒到一定地步了。我说你们微草的那帮小鬼是不是自带滤镜效果啊,还联盟好队长?微草好爸爸?啧啧啧,怎么就没看出你的真面目呢?话说认识你这么多年我还真没见过你游泳呢,游一个看看呗!我说你不是懒得动,其实你根本不会游泳吧?”

“会游,不过没必要,我站在这里就可以了。”

双脚落地。

水深165cm……

“……我说老王啊,咱俩是时候打一架了——”

——哗啦!

“……黄少天。”

“哈哈哈!这叫先下手为强!诶?你那是往哪扔——”

——哗啦!

“‘星星射线’抛物线版。”

……

这时候从深水区回来的喻文州正好游到了两个人的……

“我回来了,从那边就看到你们两个——”

——哗!!!

……攻击范围内。

“!!!!”*2

“他干的!”*2

……

“呵呵。”^_^

“……”o _ 0 / o ﹏ o

距这里被围观还有30秒。

【南有柯基北有猫

州中之鱼水上漂】

 

袁柏清跟徐景熙坐在岸边堆沙堡,即便不会游泳,也不妨碍这两位治疗担当享受难得的夏日海滩。

堆沙,很斯文嘛,不愧是治——

“哈哈哈!看我双治疗的厉害!”

“诶呦?怕你不成?”

“看在同为七期面子上,我让你一只手!”

“……很好,开战吧!”

——哗擦!

满天飞沙。

……

不是很懂你们治疗。

但是……

可以,这很七期。

【放飞自我七期宝

治疗大大不得了】

 

看到有个人埋在沙子下面睡觉,脸被毛巾盖住,刘小别突然玩心大发想去恶作剧。反正平辈的不用怕,那帮前辈大部分都是宅属性,尤其是像叶修这样的更是教科书级别的宅男,虽然游戏里打不过,真人JJC可不一定会输!

不远处的许斌正好看到这一幕,连忙挥手示意刘小别别去作死,看他的口型好像是在说——

【现·在·埋·回·去·还·来·得·及】

???

什么意思?埋回去?这下面是——

“刘小别前辈!!!”

……

哦。

【作死手快幸运少

小别前辈您走好】

 

而这边,正在为烧烤做准备的几位的画风则是……

“一个两个的都给我过来帮忙!许斌!你穿个串是打算穿到过年吗?柳非你也过来——”

“啊?!”

“不不不,没事……”

“前辈,我来帮你吧。”

“英杰你真是个好人!!!”

“肖云!谁让你把饮料放海里了?!”

“李远放的。”

“不是你说的放海水里降温的吗?”

“你俩谁都好!能不能先把饮料拿回来啊!要冲走了!”

“周烨柏,帮忙把那边的刷上烤肉酱。”

“刷这么多够吗?”

“两面刷满就——住手!那瓶是芥末!”

……

“唉,压力山大……”

“发迹线上移?”

“宋晓你给我闭嘴!”

【百年蓝雨和微草

庙药两家好不了】

好不了


——————————————————————

念出快板调一定是你们的错觉!

【卢刘】袁老板,你们家队友多少钱一斤?

ooc慎!!!

渣文笔,私设多,吐槽向

人设?炸了!<( ̄ˇ ̄)/

放飞自我!!!

我都不知道我想要干什么

现在撤退还来得及


                                袁柏清【专业卖友二十年】

           卢瀚文———【无法传递的真空之墙】———→刘小别

 【专一心脏未成年】                                           【炸毛文艺处女座】



“小别前辈,我中午就到B市,一会儿见!”

——?!?!

刘小别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盘着腿看着手机上的信息,一脸诧异。两分钟后他又收到了自家队长的信息——蓝雨的卢瀚文要来,麻烦你照顾几天。

——为什么要拆散我和空调?这个天气出去是有受虐倾向吗?

但是队长的命令还是要听的,刘小别不情愿的从床上爬下来,本着【同为七期生,要死一起死】的想法,踹了踹床架,把上铺的袁柏清也叫了起来。

“走不?哥带你玩儿去。”

“不去!这大热天儿的!”

“薄情儿,你还是不是我兄弟?”

“不是!再说那小鬼指名找你,我干嘛去?”

“赶紧的,下来穿鞋!你想吃什么我请!”

“干嘛非得叫上我?我说你该不会是……不认路吧?”

“……”

 

“再要一份烤鸭。”反正是刘小别请客,袁柏清拿出要把满汉全席都摆出来的架势,热情的给卢瀚文介绍当地美食。

“小别前辈,你喜欢吃什么?”

——随便。

“小别前辈,这是什么啊?”

——自己上网查。

“小别前辈,吃饭的时候不要玩手机!”

——就要破纪录了,不要动。

“小别前辈,你倒是说句话啊!”

——我这正忙着呢,会分心的。

“刘·小·别·前·辈!”

刘小别坐在他对面,头也不抬的玩着手机。

“这个好吃诶!小别前辈你也尝尝!”说着就把咬了一口的豌豆黄塞进刘小别嘴里。

——我靠你个死小鬼,知不知道咬过的东西不要随便给别人啊,你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吗?!还好这小子吃饭还不算邋遢,不然我分分钟吐给你看哦!等等,我再吐出来岂不是更恶心了?他只是个小孩子,也是无心的,我还是私下再提醒他吧,大庭广众的,至少不能给微草掉了价儿!算了,我个大老爷们儿的就不跟这小屁孩儿计较了……【刘小别内心暴走着】

袁柏清当然看不到刘小别内心经历过怎样的【龙卷风来袭再灾后重建的】景象,他只看到刘小别楞了一下,然后就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了……咽下去了!!!

“太甜了,你吃你的。”

“嘿嘿!”

——我了个……这是刘小别?那个同喝一杯水都要转个边的刘小别?!那个饼干掉在他铺上都要半夜爬上来揍我的刘小别!!!

袁柏清再三确认了旁边这个耳机不离身的人就是他多年损友之后,抱着三分惊愕七分挑事儿的心情问,“小卢啊,你是不是喜欢刘小别啊?”

“是啊,我最喜欢小别前辈了!”

——卧槽!遛小鳖你这个禽兽!诶?他什么时候出手的?我怎么没印象……禽兽不如啊!!!

袁柏清震惊的看着一脸开心的卢瀚文,又悄悄地瞟了一眼刘小别,好吧,他没听见。

 

回到俱乐部,袁柏清一脸严肃的——卖了队友。

“依我的观察,小鳖……怕要弯啊。”

“何止是要弯,我早已看到了未来。敢打赌吗?不超两年。”

“可以啊柳非,看不出来,行家啊你!”

“什么?别哥出柜了?跟蓝雨那小孩?”

“烨柏,你声音太大了。”

“小别哥他……那我们要怎么……”

“英杰,这时只要微笑就好了。”

……

“队长,有件事要告诉你……你先做好心理准备……”

“徐斌?怎么了?”

“咱队的刘小别……对未成年下手了……”

——(o _ 0)……

啪!

爸爸的训练表,掉了。

 

刘小别把卢瀚文安顿好后,刚进训练室就收到了全队——

【小别你要冷静,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啊】

——副队我很冷静,你们能不能冷静冷静!我是清白!清白的啊!!!

【别哥你放心,就算进了局子,还有我们给你送饭呢】

——卧槽,周烨柏队友爱呢?谁要进局子?友尽了!!!

【然后呢?然后呢?】

——柳非你这样,是找不到男朋友的你知道吗?你清醒一点!!!

【虽然不太懂,但是小别哥我们是站在你这边的】

——英杰你不懂真是太好了,但是请你不要站在所谓的“这边”!谢谢!!!

【虽然不知为何发生了如此令人痛心的事,但爸爸依然爱你】

——队长你那是什么表情,你这样我完全感受不到任何的爱意啊!你要信我啊!爸!!!!!

……

深切的目光。

 

“那个……不是你们想的那——”

“不用说了,我们懂。”

——你们懂个屁啊!!!

别别心累了,别别不想说话。

抱着【反正是个谣言,早晚都会过去】的心态,刘小别一脸生无可恋的回去继续训练。

 

 

在B市玩了几天,卢瀚文今天下午就要回G市了,中午直接跟着刘小别去战队品尝微草食堂的菜色,也正好跟微草的大家道个别。

“你跟薄情儿先去找个地方坐。”刘小别把打好的饭递给卢瀚文,转身帮他们几个拿筷子。

“好的!”

“你要是赶上节假日来,没准还能吃到他做的饭呢。去年我们队过年包的饺子还是他给和的馅儿呢,看不出来吧?”袁柏清一脸【我们家小鳖老厉害了】的表情。

“好想把前辈带回去啊……”卢瀚文趴在桌子上,小声说。

“你说什么?”袁柏清掏了掏耳朵,“这很稀奇吗,你们队里也有人会做饭吧。”

“……”冷漠,喝水。

“你这是什么反应?”

 

“这鱼刺好多啊。”

“笨,弄的哪都是。我给你择。”

“谢谢小别前辈!”

“怎么样,北方菜吃得惯吗?”

“恩,吃得惯!这个菜特别好吃。前辈你会做吗?”

“诶呦?你这是在小瞧你别哥吗?”

“小别前辈你还会做菜啊?”

“呵,别小看了北京爷们儿啊!有机会让你见识见识你别哥的手艺!”

“那就说定了!小别前辈简直就是……是……那叫什么来着?对了,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袁柏清叼着筷子,一如既往的跟旁边的人——卖着队友。

“不是知道小鳖会做饭吗?看不出来小卢心也挺脏的啊……照这么下去……”

“算上他们队长的战术能力和心脏程度,加上他们副队的机会主义……还有刘小别并不存在的情商……恩,三个月?”

“三个月太快了吧,让小鳖多活两天啊,柳非!”

“什么?蓝雨那小孩已经下手了!”

“嘘!周烨柏,你是怕刘小别听不清吗?”

“那……我们该怎么办?”

“英杰啊,我们能做到的……就只有祝福啊。”

……

“队长,还有件事要告诉你……你再一次做好心理准备……”

“……怎么了?”

“咱队的小别……要嫁出去了……”

——(o Д 0 )!!!

咔!!!

爸爸的水杯,裂了。

 

把卢瀚文送到机场回来,刘小别刚进训练室就又收到了全队——

【小别在那过得不好就回来,微草是你永远的家】

——副队你是骑士吧?为什么我好像看到了守护天使的光环!!!

【别哥你放心,出什么事儿有我们呢】

——周烨柏你那是什么表情?没人要进局子!!!

【然后呢!然后呢!】

——柳非你的眼里闪烁着诡异的光啊!!!

【小别哥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们会支持你的,祝你幸福】

——英杰你不要接受这种设定,你这样我很担心微草的未来啊!!!

【小别你放心,要是受到一点儿欺负,爸爸绝对会拿灭绝星辰抡死他们的!还有,爸爸永远爱你】

——队长真的,你们别这样!我好方的啊!还有爸,为什么你的眼里含着泪水?!!!!

……

深切的目光。

 

“那个……我——”

“不用说了,你幸福就好。”

……

别别生气了,别别想去杀人。

深吸一口气,想想这世间的美好,然后……

“听·我·说·话!!!我跟那小鬼什么都·没·有!!!把你们脑补的东西麻溜儿的给我清除干净!!!!!”

无视被吼傻了的一屋子人,“接下来,”刘小别用比喻文州还要温柔十倍的笑容问,“请问这些,都是谁跟你们造的谣啊~”

……

……

……

招了。

——哦?袁·柏·清啊~

刘小别带着某种不知名的冷风大步走向宿舍。

——薄情儿啊,今儿就让你用脸零距离的感受一下你别哥“手速达人”的称号……

 

义斩和皇风有队员传言,他们在夜晚听见了年轻男子的惨叫声。

微草战队官方表示那个只是都市传言而已,请各战队不用在意。

 

 ——————————————————————

【番外】

蓝雨方面——

“唉……”

“这是第几次了?”

“第四十五次。”

“小卢,你这是怎么了?”

“压力山大啊……”

“瀚文,有喜欢的人了?”

“唉……诶?我没,我……队长你怎么看出来的?”

“诶呀,我们家小卢长大了啊。看上哪家姑娘了?放心有我们呢,喜欢就勇敢地去追!我告诉你,追女孩子最重要的就是勇敢、坚持,不要那么畏畏缩缩的,到时候什么都得不到别怪前辈没提醒你。不过也要注意循序渐进,女孩子的内心可是很……”

“小别前辈。”

“什么?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重新说一遍!”

“我喜欢的是微草战队的刘小别!!!”

……

……

……

【世界观重构ing……】

“……费什么话,直接绑来!”

 

“王队,这是聘礼。”

——(o _ 0)???

“不对,应该是亲家。”^ _ ^

——(o Д 0)!!!


——————————————————————

是粉没错,就是色儿重了点……


【王不留行送来的礼物】

P1  微草队长的日常

       王:?

       众:队长!不要喝来路不明的东西啊!!!w(゚Д゚)w


P2  微草队员的日常

       众:我们最喜欢队长了!ε==(づ′▽`)づ

       王:?



虽然是动画党,但在短短的几集里也能感受到他的人格魅力

为了团队,不惜收起自己的魔术师打法

默默奉献的他,是我最喜欢的角色之一


被万千星光加冕的,是王不留行的操控者魔术师王杰希

将万千星光指引微草前进的,是联盟最好的队长王杰希

生日快乐,微草,王杰希!

【庙药】走呗,看电影去

ooc慎

无CP,欢乐向

友情?并没有!

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黄少天期盼了半年之久的电影终于上映了!这么好的电影怎能不和好友(?)一同分享!

正好当天比赛也结束了,可以肆无忌惮疯两天,黄少天果断拉上(想要回宿舍却还没来得及走掉的)队长,和(客场比赛完想要跟队员去吃G市小吃的)王杰希一起去。

那两个人原本是拒绝的,不过——为了防止垃圾话的泛滥,为了守护自己听觉的正常,贯彻联盟为某人定制的规则,认真又负责两位队长——他们决定当即就去。


黄少天要看的是战争片,所以就算三个男生一起去也没什么奇怪的,而且是夜场,不用过多的伪装也没太多人注意到他们,普普通通的和朋友一块出去看个电影,也算是件好事。

黄少天:队长你看,我就说我选的电影没错吧!你看爆满诶!这刚几点啊,今天能定的票全部告罄!我们能看上首映不知道有都少人羡慕嫉妒恨呢!老王你跟他们去吃简直是错误,他们去肯定是看网上的点评,我告诉你好多好吃的你都找不到,说到我们G市的小吃啊那你还真是得问我才对,我可是本地人啊,要吃小吃一定是要去……

喻文州:……(手速那么快你还真是棒棒哦。)

王杰希:……(说得那么多你倒是让我去啊!)


前面的一对情侣无心电影从进场开始就卿卿我我、恩恩爱爱、含情脉脉、情意绵绵、如胶似漆……把原本紧张刺激的气氛全都破坏了。

黄少天:诶呦,前面那两个就不能收敛一点吗?你们买错票了吧,这是战争片,战争片好吗?气氛不对啊你们!你俩能不能看看屏幕,炮弹飞过来了行不行!行不行!有这手速抢到票,还不看简直暴遣天物!话说为什么我们三个要被他们喂狗粮?现充了不起啊!

电影院的工作人员走过来,提醒他们小声一点。

喻文州:抱歉,我们会保持安静的。

喻文州微笑着道歉。

王杰希:张嘴,吃粮。

王杰希抓起一把爆米花,头也不回的往旁边塞过去。

黄少天:!——吾无乌,午雾唔!(王杰希,你大爷!)


王杰希:为什么让黄少天坐中间?把你们蓝雨的人带走。

喻文州:有难同当,你可别想逃。(笑)

王杰希:友尽。


如果这时候让这位被自己围巾堵上嘴的剑圣大大说一句十个字以内的话,他会说

——王大眼,你居然系死扣!!!!!

 


对于座次顺序的真相是——

三个座位,左前方是位男性,右前方也是位男性,正前方……是位女性。

王杰希:……

喻文州:……

王杰希:我坐里面。

喻文州:少天你先进去吧。

黄少天:你俩就比我高几厘米而已!厘米!而已!嘚瑟什么?嘚瑟什么?!

 


问:对于三个人友情,当事人是怎么看的呢?

喻:我认为我们之间并不存在所谓的友情。(微笑)

王:上辈子罪孽深重,这辈子的现世报。(冷漠)

黄:你是瞎了吗?哪里能看出我们关系好了!麻烦你好好查查“友情”这个词的含义!这么误解词语你的语文老师会哭死的!(暴走)

 

——————————————————

燃烧原野大大的同年恶交的设定赛高!╰(*°▽°*)╯


【庙药】段子

段子 

ooc慎

无CP,欢乐向

我已经想不出名字了


喻文州:王队?好巧啊。

王杰希:喻队?你们也住这儿?

喻文州:恩,这里去赛场比较方便嘛。

黄少天:队长,晚饭是几点啊?现在……王杰希?好巧啊,你们住这层?正好,老王先去你那屋坐坐,一会儿一块下去吃饭呗。

喻文州:那就打扰了。

王杰希:……

喻文州:王队不打算给我们倒杯水吗?

王杰希:不打算。

黄少天:现在几点了,我肚子饿了,老王你这有吃的吗?这袋子里面是什么?切,不是吃的啊,我说你这屋怎么什么零食都没有啊?

王杰希:我能塞他一嘴猫砂吗?

喻文州:这里没有猫砂哦,王队。

黄少天:诶?你这毛巾上面画的是什么?……猫爪吗?诶呦,没看出来,王大眼你这是要打算走萌系路线啊?魔术师变魔法少年吗?不行啊,大小眼的魔法少年想想都觉得好惊悚啊哈哈哈!

……

王杰希:给我出去!!!(丢)

日常扫黄√

 

 

卢瀚文:黄少!小别前辈下线了!!!

黄少天:诶呦,这个刘小别竟敢下线遁?开什么玩笑?说好的剑客对决呢?小卢等着,微草的刘小别你开门,你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屋,你有本事抢BOSS,怎么没本事JJC啊,出来PKPKPK!!!

……

王杰希:喻队,你知道北京有句土话叫【炸了庙】吗?

喻文州:恩?

王杰希:我觉得这个词用在蓝雨,方不方言的……都很合适。

喻文州:……

 

【耳朵快废了的刘小别表示不接受任何采访】


 

黄少天:我们这代也有人开始考虑退役了,时间还真是快啊,以后就是这帮小鬼们的天下了。不过这次的冠军一定是我们蓝雨!

王杰希:英杰会肩负起微草的未来,成为你们最强大的敌人。

黄少天:我们蓝雨的瀚文可是未来的剑圣!你要是把他还当成小孩子可是会吃亏的!有队长的战术指导,还有本剑圣亲自特训,瀚文已经是能够独当一面的大人了!他很快就能继承我的称号成为名副其实的剑圣!

王杰希:说到剑客,我们微草刘小别的实力也不容小觑。经过这段时间的训练,现在的小别比以前更加稳重——

叮里咣当!

刘小别:卢!瀚!文!为什么电梯跳着按?还偏偏就不按要去的那层!

卢瀚文:谁让昨天前辈你放我鸽子!说好的竞技场PK呢?!!

刘小别:臭小鬼你给我站住!给我回来把电梯按顺序按全了!!!

……

王杰希:……

黄少天:……

叶修:呵呵。

 

【你们能不能不要这样,爸爸的脸好痛!】


——————————————————

【北京土话:1、惊愕,急眼的意思。

                     2、瞎咋唬的意思,含有唬人的意味。】



护犊夸儿,反被儿打脸的庙药互怼日常╮(╯▽╰)╭


我大处女座怎么了,我就是要黑自己!

【庙药】庙药假期

段子 

ooc慎

无CP,欢乐向

庙药之间的友好沟通

(队长我们去哪里呀)


春——

“喂,喻队。”

“王队,你好。”

“你们那儿这几天天气怎么样?”

“挺好的。怎么了,王队要过来?”

“对,正好过两天放假,出去放松放松。”

“北京开始飞柳絮了?”

“是啊,向导就麻烦你了。”

“在蓝雨的地盘还让蓝雨的队长给你免费做导游?你是打算用下届的冠军做报酬吗?”

“就算我想给,你们也得拿得到才行啊。”

“不跟你开玩笑了,放几天?”

“三天。”

“正好,之前说要带你去尝尝我们这边的早茶。”

“那就这么定了,诶?稍等。英杰你有什么事吗?”

 

“文州,再帮我多订几间。”

“怎么?”

“我们全队都去。”

“我看天气要变,杰希你们还是别来了。”

“少来,我看天气预报了。”

 


夏——

“夏休微草要去G市。”

“这个季节来G市?”

“恩,叶修提议的。而且,英杰想去海洋馆,小别想吃海鲜,柳非想去游泳,柏清想看漫展……对了,他们还叫了欣兴的一块儿去。”

“王队,有件事必须告诉你。”

“什么?”

“G市发布了台风预警。”

“……”

“这些你们那里不是也有吗?要不还是去你们那吧,你们北方气温还低些。而且小卢想去找刘小别切磋也不是一两天了。”

“B市发布了暴雨预警。”

“……”

 

“孙翔这家伙说什么加强联盟内部交流?我靠,这是他能说出的话吗?”

“他们只是想找借口出去玩吧。”

“杰希,有什么建议?”

“要不去内蒙?英杰还有小别他们几个之前说想去骑马。”

“我怕你们微草直接隐身了。”

“我们出去玩又不用穿队服。”

“要不去新疆?我记得小卢他们之前看了什么美食纪录片。”

“我怕你们蓝雨直接挥发了。”

“我们蓝雨的本体又不是水。”

“喂,我说你俩先别争了,看看群里吧,老叶在群里说夏休旅游,把那几个炸都出来了。张新杰都把时间表做出来了?我看看啊……霸图这是要干什么?军训啊!”

“欣兴不会是想趁我们出去玩的时候抢BOSS吧?”

“恩……有可能。”

“靠靠靠,这是打算独吞啊!决不能让他得逞,无论如何也要把叶修叫出来!全员上线,集火那个叶不修!”

 


秋——

“呦,老王。我看他们在网上发香山的红叶了,之前去一直没赶上,这次我一定要去。对了,小吃什么的你也一块儿包了呗!我要豆面糕、艾窝窝、糖卷果、姜丝排叉、糖耳朵、面茶、馓子麻花、萨其玛、焦圈、糖火烧、豌豆黄、豆馅烧饼、老北京炸酱面……”

——闭嘴,再啰嗦本宫就赏你一丈红!

“……也赏你个?”

“我去,你那什么状况?本宫?你们微草画风不对啊!你不是我认识的老王!说,你把大眼怎么了!”

“是柳非,不知道迷上了什么,天天给袁柏清他们赐死。”

“哈?赐死?神枪手要赐死牧师?!你们微草还能不能好了,这是药丸的节奏啊,哈哈哈!”

“你不懂,你们庙没女生。”

“靠靠靠靠,有女队员了不起啊!你等着,我们蓝雨这次肯定来不少妹子!到时候看你怎么说!”

“恩,去年你也说过,加油。”

 

“俱乐部附近新开了家店,我卖了的糖炒栗子,还不错。”

“你等着,我这就去找队长,我先挂了啊。”

“对了,少天,你俩来别忘了带外套,如果你想穿微草队服的话。”

“谁想穿你们微草的队服,哪有我们蓝雨的好看!晚饭我要吃涮羊肉啊,我要香油小料的!就这样,我去订票了,下午见。”

 


冬——

“喂?”

“老王听说你们那已经零下??”

“没错。”

“哈哈哈哈!这刚几月份啊,我们这里可还是绿植呢,你们那都结冰了,照这么下去你们微草还不得冻掉叶啊?你们北方不会就两个季节吧!现在就开始零下,以后怎么办啊?左手小太阳,右手暖宝宝,身前抱着袄,身后披着貂?我说你们微草到冬天不会都秃了吧?!”

“我们有暖气。”

“……”啪!!!

 

“啊,下雪了。”

——预报说未来几天还会有中到大雪呢。

——诶?下雪吗?好想去看……

——现在机场还运行吗?

——队长!我想去打雪仗!

——打雪仗?你们行吗?到时候输了可别哭啊。

——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来啊!微草才不怕你们呢!

——让他们看看我们蓝雨的厉害!真人JJC来战!PKPKPK!

“怎么样,王队,接收挑战吗?”

“呵,那就来吧!”



后来等蓝雨全队到达B市之后,收到了南方普降大雪消息……

于是两队在B市雾霾的BUFF下,组团去了人造室内滑雪场……【并不】

——————————————————

我爱庙药,庙药还能互怼五百年 (/≧▽≦)/~【误】

【卢刘】听说你们广东人……

段子

ooc慎


卢瀚文:小别前辈,我来找你了!

刘小别:啊,蓝雨小鬼啊。恩?你是不是又长高了?

卢瀚文:恩!我现在已经超过前辈了!

刘小别:这才过了多久啊……蓝雨给你喂的什么啊?长这么快。

卢瀚文:福建人。

刘小别:……诶!?

卢瀚文:哈哈,我开玩笑的。小别前辈,还有五个月我就十八岁了……

刘小别:啊啊,我会给你准备礼——

卢瀚文:到时候前辈你就把你送给我吧!

刘小别:???

卢瀚文:之前队长说我年纪还小,得到成年才能吃北京人。

刘小别:?!?!什么吃人?你们混到食物链顶层就是为了吃同类?这样下去还打什么荣耀?联盟直接团灭吧!再说了,吃什么?嚼雾霾吗?你们南方人消化得了吗!我说你们队长都教了你什么?!你庙药丸啊!

卢瀚文:刘小别前辈,我已经等了四年了……你就让我吃掉你吧……小别——

刘小别:卢瀚文。

卢瀚文:什么事,前辈?(前辈叫我名字啦~)

刘小别:你先把内增高去了再说。

卢瀚文:……Q^Q


刘小别:听说你们广东人什么都吃?

卢瀚文:不是啊,你看我,不就只吃前辈你一个吗?

刘小别:……


——————————————————————

今天的别哥依旧好吃【误】

草稿

手残不要在意细节
意会就好_(:_」∠)_

1.帮对方刮胡子【挑下巴】
王:抬头。抱歉,你太矮,没控制好高度。(棒读)
喻:我的……脖子……

2.帮对方戴隐形【撩头发】
喻:诶呀,弄错了^_^
王:喻!文!州!!!

——————————————————
(突如其来的脑洞,画完仿佛看到联盟双苏一脸MDZZ看着我)

两位队长父亲节快乐(。・ω・。)ノ♡

【全职】段子

OOC慎,有参考

第一次写,小学文笔

私设,脑子一抽的产物

 

 

B市机场

“呦,大眼,亲自接机啊。这么久不见,有没有想哥啊~”依旧是那种懒散的语气,叶修一边点着烟一边向王杰希挥手示意。

“可算下飞机了,这一路上可把我憋坏了!老叶那家伙我一开口就怼我,队长还在一旁幸灾乐祸,周泽楷你倒是说点什么啊,这么长时间的飞机你还真能一个字都不说啊!老王我跟你说啊,你们这儿的空气真是要命,天气预报还说什么晴天呢,你看看你看看,这雾霾都能用手接住了,这整个一个五十米雌雄同体,一百米人畜不分啊!下次带你去我们那,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才叫蓝天!对了对了……”帽子、墨镜、口罩、围巾、外套……黄少天把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生怕被人认出来。你也不怕中了暑,王杰希在心里默默地吐槽着。

“好久不见了,王队。”喻文州笑着走来。虽说微草和蓝雨是多年的宿敌,但私下里大家的关系都还不错。别以为我不知道到你们那现在是台风季,王杰希叹了口气。(多年损友·误)

“王队……好……”周泽楷也是很开心的样子,虽说在外人看上去没那么明显(完全看不出来)就是了。

“走吧,饭店我已经定好了。”王杰希接过行李,作为东道主还是要略尽地主之谊的。

 

“啊——要饿死了,早上没吃上饭不说,还赶上飞机晚点,我好想念G市的烧麦、虾饺、奶黄包、叉烧包……啊,不行,越想越饿。我说老王你们这的交通堵得也太可怕了吧,这都多久了,车根本就一点都没动吧,我堂堂剑圣今天就要饿死在祖国的心脏了,不行了不行了,我已经饿到话都懒得说了啊……”坐在后排的黄少天两手搭在正副驾驶座靠背上,用一张生无可恋的表情,歪头看着王杰希。

“看来我们赶上了下班高峰期,照这么下去不知道几点才能到。”喻文州的脸上还是那一成不变的微笑,不过他更担心的是他们在饿死之前会不会先被少天唠叨死。毕竟堵车比想不出战术更容易让人烦躁。

“时间……”看着外面亮起来的路灯,周泽楷也开始担心起来。

“诶呦~瞧这车堵的,一时半会儿的也走不了了吧。哥抽根烟,大眼你不介意吧~”叶修完全没有询问的意思,打开车窗,说着就要把叼在嘴里的烟点上。

“前辈,最好不要。系好安全带,我抄小路。”王杰希平静的看了一眼前面的路况,掉头转弯。

 

离合、挂挡、加速、急转、漂移……

“哇啊啊啊啊啊啊!!!这是哪啊!喂,老王你真的认路吗?我手机导航一直到再喊掉头啊!你没听到吗?你没听到吗!你是要绑架我跟队长吗?!就算我们蓝雨没让你们当成三连冠你也不能这样对我们啊!我们多年的情谊呢?你不能这么做啊!你把老叶一个人卖了就行了!啊啊啊!我不吃饭了!老王我不饿了,一点都不饿!咱们还是开回去慢慢堵着走吧,这条路实在是——!”开过一条减速带,一向话多的黄少天难得的安静了,因为他——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唔……杰希……不用这么着急,我们晚点到也没——前面!!!”原本有些晕车的喻文州突然被吓清醒了。

“大,大眼你冷静!这可没有复活啊!喂!小心!!!哥心脏病都要吓出来了……”就算系好了安全带,还是使劲把身子往后靠的叶修大喊。

“——!”周泽楷紧闭双眼,两只手死死地拽住车门扶手。

 

将车整整齐齐的嵌进(划掉)停放在全停车场最后一个车位上。王杰希关好车灯,拔下来钥匙,看了下手机。还好,距定好的时间还有十五分钟。

“我们到了,下车吧。”王杰希面不改色的转过身说道。

“……”

“……”

“……”

“……”

不过好像车上的几位已经无法做出任何回复了呢 : )

 

【真正的魔术师走位】

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

 

 

 

 账号卡(ooc)——

 

“百花缭乱跟我说虽然是一个队的,但是每次看到大漠孤烟都有一种想要上交银武的错觉2333”(。^▽^)

“小点声!乖乖喝你的核桃。”o(一︿一+)o

“靠靠靠靠!JJC走起!”( ‵o′)凸

“夜雨声烦这会儿怎么这么安静?简直可怕!”(O_O)?

“昨天欣兴跟蓝雨抢boss,夜雨声烦喊了一整天,嗓子废了。”╮(╯▽╰)╭

“……”(ノへ ̄、)

“有时候还是蛮羡慕你们,我的主人都不怎么说话……我可是很想跟他聊天的……”(╯﹏╰)

“那你想跟他说些什么?”^_^

“恩!”(,,• - •,,)

“?”o_O ???

“说完了?”^_^ |||

“说完了。”(,,• ₃ •,,)

“呃……我知道你想表达你对你主人的肯定,不过,多说几个字也没问题的。”( ̄ˇ ̄)

“你听懂了?”(°o°;)

“我去,周语十级啊……”_( ゚Д゚)ノ

 

“披风是你主人给你做的吧?留行你还真是喜欢你的主人啊。”^_^

“我最喜欢杰希粑粑了!”(*^▽^*)

“杰希……”O__O "…

“……粑粑?”O__O "…

“恩!粑粑很厉害的,解封的时候超帅!而且还很照顾木恩、飞刀剑他们,要是有人欺负他们,粑粑就会出来打他!”(o゜▽゜)o☆

“你主人还真是微草……家主(家长)啊……”-_-|||

 

“索克萨尔你不热吗?”o - O

“……还好。”^_^

“萨尔……你的脸色……”o_O |||)

“……”^_^

——咣当!

“队长!!!队长你怎么了?队长突然就晕倒了!是敌人吗?在背地里耍阴招算什么!有胆量站出来出来一对一PKPKPKPKPK!!!”ε=ε=ε=( o`ω′)ノ

“索克萨尔中暑了!寒冰粉寒冰粉!!!”(゚Д゚≡゚Д゚)

 

“诶,我跟你们说啊,这次咱们要参加的荣耀世界邀请赛可是第一届,第一届呢!管他什么丹麦、荷兰、意大利美国、法国、加拿大……全都来PKPKPKPKPK!让他们见识见识我剑圣的厉害!……对了君莫笑,这次邀请赛你主人也去了吧?”(。・∀・)ノ゙

“……”…(。_。)…(。﹏。)…(Q﹏Q)

“哇啊!怎么突然就?”Σ( ° △ °|||)︴

“夜雨声烦你闭嘴!”Σ(`д′*ノ)ノ

“小,小笑你别哭啊!修鲁鲁送给你!”∑ o△O

“叶修是跟你开玩笑的,他怎么可能不带着你呢?”∑(っ °Д °;)っ

“对对对,都是那个叶不修的错!我这就去给你报仇!”三c⌒っ゚Д゚)っ

“不许你们这么说我主人……”(。•ˇ‸ˇ•。)

 

【这蠢联盟吃枣药丸】

不过,那就是荣耀世界邀请赛冠军之后的事了

 

——————————————————————

沉迷大眼,不能自拔